当前位置:长轩门户网站 > 教育 > 本科生体育不合格不能毕业!教育部发文:坚决取消本科清考
本科生体育不合格不能毕业!教育部发文:坚决取消本科清考
2019-11-24 13:13:44

教育部认真全面振兴本科教育!今天,教育部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,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向社会公布。今后,高校将提高学术挑战的程度,增加学生的阅读和体育锻炼时间,并将他们纳入评估范围。他们还将严格控制考试和毕业的退出。他们将坚决取消毕业前的补考等“廉洁考试”,如果体育考试不及格,就不能毕业。总之,教育部应该让大学生忙起来,教师强起来,管理严格,效果真实。

教学:阅读和练习将包括在评估中

该《意见》首先强调,思想政治教育应贯穿于人才培养的全过程,促进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改革和创新,充分发掘各种课程和教学方法中蕴含的思想政治教育资源。

《意见》特别提到应该“鼓励学生努力学习”。高校应提高学术挑战程度,强化人才培养方案、教学过程和教学评估的质量要求,增加学生学习时间,提高自主学习时间的比例。合理增加学生的阅读和体育锻炼时间,以适当的方式纳入考核结果;积极组织学生参加社会调查、生产劳动、志愿服务、公益活动、科技发明、勤工俭学等实践活动。

《意见》还规定,要提高课程建设质量,优化公共课程、专业基础课程和专业课程的比例结构,加强课程体系的总体设计。推进和完善大学生实习法律制度,完善各类用人单位接受大学生实习的制度保障,鼓励高校为学生实习活动全过程投保责任保险,支持一批共享实习基地建设。深化创新创业教育改革,挖掘和丰富各种课程和环节的创新创业教育资源;督促高校及时将最新科研成果转化为教学内容。我们还将敦促国家、省和部级科研基地更加广泛地开放和共享。我们将支持学生尽早进入项目、实验室和团队,通过高水平的科研提高学生的创新和实践能力。

根据《意见》,今后高校将严格控制考试和毕业的出口,完善过程评估和结果评估有机结合的学术评价体系。坚决取消毕业前的补考等“期末考试”;加强对学生体育课程的考试,凡达不到《学生体质健康国家标准》合格要求的,不得毕业。科学合理地制定本科毕业设计(论文)要求,严格管理全过程,严肃处理各种学术不端行为。

专业:无法适应社会的坚决淘汰。

《意见》还呼吁完善学分制、建立健全本科生学术导师制度、安排合格教师指导学生学习、制定个性化培训计划和学术职业规划。支持高校建立适合学分制改革和灵活学习的管理制度,加强校际学分互认和转换实践,以学分积累为学生毕业标准;支持高校按一定比例对特殊优秀学士学位获得者予以表彰,并颁发相应的荣誉证书或奖励证书。

高校应完善人才需求预测预警机制,推进本科院校形成招生计划、人才培养和就业联动机制,建立健全本科专业动态调整机制,坚决淘汰不适应社会需求变化的专业。

高等院校也需要研究和制定自己学校的辅修专业目录。次要专业应该属于不同于主要专业的专业。原则上,选择未成年学生不应迟于第二学年的开始时间。没有获得主要学士学位的学生不得获得次要学士学位。次要学士学位应在主要学士学位证书中注明,不得单独颁发学位证书。

教育部支持有条件的高校开展双学位人才培养试点。试点项目必须通过高考招收学生。所依赖的学科应该有权授予博士学位,并且属于两个不同的学科。

老师:教授应该教所有本科生

关于教师评价和任用制度,《意见》建议,高校可以根据自身需要设置一定比例的流动岗位,加大聘用有在其他高校学习和在工业企业工作经验的教师的力度。发布高校教师职称制度改革指导意见,开展高校教师聘任制改革,加强聘任制考核。

在教师评价方面,《意见》强调,应突出教育教学绩效在绩效分配、职称评定和晋升评定中的比重,明确各类教师本科所需的教学时间。认真落实教授到校上课的要求,把教授带到教学的第一线,教授本科生的基础课和专业基础课,并将本科生的学时纳入学校教学评价指标体系。教师指导学生的日常学习、创新创业、社会实践、各种竞赛和表演,开展“导师制”等工作,这些都纳入教育教学工作量和年度考核内容。

新教师承担的助教工作应纳入教师工作量评估,表现好的教师应优先获得职称评定和晋升。

扩展阅读:

教育部要求教授站在平台上,这是对高校评估机制的必要修正。

2019年9月,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部长颜屋在参加活动时透露,教育部将出台新的规定,取消连续三年不给本科生上课的大学教授和副教授的教学系列。

这不是政府第一次“把教授叫回讲台”。早在7年前,教育部就发布了相关意见,将本科生教学作为一项基本制度,各地都出台了具体的实施措施和激励计划。但是显然,着陆效果并不理想。这一次,教育部进一步明确了“退出机制”,改变了强制执行的要求,这无疑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。毕竟,在科研成果评鉴机制下解决部分教授强行教学中的“动力不足”问题,不仅是教育理念的根本性变革,也是对高校评鉴机制的必要修正。

所谓的大学并不意味着有建筑也有主人。虽然大学的功能越来越多样化,但归根结底,育人始终是第一要义。当我还记得读书的时候,最受欢迎的地方是大学教室。只要看看哪个教室坐的人最多,哪个教室的门和走廊里满是等待聆听的面孔,我们就知道教室里的老师绝对是课堂上表现出色的“大人物”。

当提到他的老师情结时,钱理群先生曾经说过:当我大声朗读鲁迅的《阿昌》和《山海经》的最后一句话时:“亲爱的大地母亲,愿她的灵魂永安在你的怀里!”当我看到学生们的眼睛闪闪发光时,我知道他们的心与我产生了共鸣。这是多么美丽的景色,多么美妙的教学过程。这种基于课堂和知识的紧密互动不是教师最大的感觉吗?

我们相信大学里的绝大多数老师心中都有最珍贵最简单的“老师”情结。然而,更重要的是要看到,在现实中,如果一个教师致力于本科教学,他可以从他的学生那里获得良好的声誉,甚至受到学校的表扬,但在核心利益方面,如职称晋升,他不受欢迎。当我们感慨从事教学工作30年的大学讲师退休后被专门任命为“副教授”时,当我们称赞某所大学“教授可以不用论文评价”的政策创新时,实际上暴露了一种尴尬,即在现有的评价机制下,如果不写论文就实施教学,很难评价一个职称。人们的精力是有限的,不可能什么都擅长。在功利主义的办学追求下,大学教授们纷纷涌向论文教授、学科教授和资助教授。自然,教授教书育人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实施教授治校制度的关键是推进学校治理改革,使致力于教学的教师有尊严、有前途、有发展。事实上,只有开展教育和学术同行评价,才能把学校的定位和功能结合起来,明确教师的责任,引导教师全身心地投入到履行职责中去。

在世界一流的大学里,即使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也必须完成规定的教学任务,他们的教学质量由教授委员会和学生来评估。这是因为人才培养是学校的核心。学校开展的学术研究和社会服务必须服务于这一核心。没有教育人,大学就不是大学。

资料来源:北京晚报新视野综合版客户长安观察

加拿大28app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下注 pk10购买 湖北11选5

上一篇:大成基金副总经理陈翔凯辞职 为固收领域投资专家
下一篇:铜观点:库存下移 沪铜震荡整理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docborne.com 长轩门户网站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